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萌宝1V1:爹地你出局了 > 第1870章:敢情这是个真爱粉
    魏牧之内心无比挣扎。

    他觉得让他去抱一个男孩子,很奇怪,可是这个人又不是别人,而是他的同桌。

    而且看萧铮紧紧皱眉眉头,好像很难受的样子,把嘴唇都快咬破了。

    魏牧之一咬牙,和电话里的人说道:“潮哥,我同桌生病了,我走不开,就不过去了,恭喜潮哥喜提状元,贺礼我过两天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魏牧之就把电话给挂断了,然后心一横,爬上了床。

    幸而这床还挺大的,加上萧铮本来也偏瘦,所以躺他们两个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魏牧之把人捞到怀里,心里默念,这是块豆腐这是块豆腐,然后罪恶感也就少了。

    萧铮微微一勾嘴角,钻到对方怀里,顺带着拿脸蹭了蹭。

    魏牧之:“……”大哥,不要乱蹭啊,我好歹是个热血少年郎,正值大好青春年华,可不是什么柳下惠啊!不过幸而,萧铮也没再乱动了,不过此时此刻,魏牧之的内心就是后悔,非常后悔。

    这次事情之后,姜潮在去上大学之后,还真没主动来找过魏牧之了。

    萧铮每天都痛苦并快乐着,他感觉自己快被题目给逼疯了,但每次偷偷亲一下魏牧之,又能原地复活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高三,这种偷亲已经无法满足萧铮被数不尽的题海给折磨的心了。

    高三第一个学期期末结束后,萧铮借着聚餐喝醉了酒,回家后就把魏牧之给扑了。

    魏牧之被对方扑得一脸懵,人被摁在床上,而上方的少年丝毫没有要让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同桌你压得我快喘不过气……”最后一个字眼没说完,萧铮就低头吻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,这不能算是吻,而是啃。

    魏牧之瞬间睁大了眼睛,脑袋一白,他是谁?

    他在哪里?

    他在干什么?

    只是在同时,萧铮的爪子已经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魏牧之一个哆嗦,抓住他的手,把人给摁住,一个逆转,就把对方给摁在了下面,缓了口气,“萧……萧铮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萧铮没说话,而是搂住他,再次调转两个人的位置,一勾嘴角,言简意赅:“G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再次剥夺魏牧之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魏牧之眯起了一只眼,不用看都知道,此时此刻,他的唇一定被上方的人给咬破了。

    “同……同桌,萧铮!萧铮你冷静,你喝醉了!”

    但萧铮哪儿会停下来,他今天就是要捅破最后一层纸,“没门儿。”

    但最后也没到最后一步,因为萧铮被魏牧之给打晕了。

    魏牧之呆呆地看着天花板,巨大的变故完全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。

    费了好大劲儿,才把上方的人给推开。

    在下床的时候,魏牧之腿一软,赶忙扶住床边。

    靠,他竟然被人给亲得腿软。

    天知道,刚才他是真的感觉,萧铮想要吃了他,如果他没把对方给敲晕,这完全就刹不住车了。

    魏牧之抓了抓头发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不该这样的,他们是好兄弟,可是好兄弟怎么能……想到刚才的场景,魏牧之的脸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因为想不通,魏牧之就在旁边的凳子上,盯着萧铮的脸,坐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萧铮睁开眼睛的时候,只感觉后颈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

    魏牧之下意识地想去扶,但转而想到昨晚的事,让他生生止住了动作,“萧铮,我……我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萧铮揉了揉后颈,看向他,“我脖子疼。”

    最终,魏牧之还是认命地走过去,想帮他把枕头垫上去,只是手才伸出去,就被人抓住,猝不及防之下,就跌到了对方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萧铮你……”对方微微一勾嘴角,“你是想跟我谈这个吗?

    那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,我昨晚虽然喝了不少酒,但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魏牧之,我喜欢你,不是朋友对朋友的喜欢,而是想和你过一辈子,非你不可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和魏牧之表白的人不少,而眼下这个人,却是最独特的。

    半晌魏牧之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“我……你……我们是朋友……”“可我不想和你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魏牧之:“……”“你讨厌我吗?”

    魏牧之毫不犹豫地摇头。

    萧铮的抓住他的手,不给他挣扎的机会,“既然你不讨厌我,你没女朋友,我也没有,那我们就不要去祸害别人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这这……这是个什么神逻辑!“那你看这样行不行,在高三毕业前,如果你还不喜欢我,我一定不会纠缠你,但在这个过程中,我做什么你不能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魏牧之的舌头有点儿打结:“做……做什么?”

    啧,这可是你自己主动问我的呀。

    萧铮扣住他的后脑勺,封住了他的呼吸。

    魏牧之瞬间睁大眼睛,手忙脚乱地推开他,“你你……这个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    魏牧之的脸都涨红了,“我们都是……是男的……”“那你就把我当女的。”

    魏牧之:“……”“别怕,我不会对你做很过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卧槽?

    难道这个还不算是过分吗?

    于是乎,开启了新篇章的萧铮,在这天之后,一有机会就堵着魏牧之。

    比如说,学校不小心停电了,魏牧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被他一把拽过去,摁在墙上亲。

    这可是教室啊,旁边都是人,吓得魏牧之心脏都快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又比如,体育课去器材室借篮球,萧铮把门单手一关,将魏牧之摁在角落里亲。

    结果架子上的篮球被撞得掉了下来,砸了他俩一身。

    再比如,魏牧之去洗手间,被萧铮一把抓进隔间里亲,等两个人一起从里面出来,把刚好从外面进来的同学吓得都怀疑自己走错门了。

    又好比这天放学,快到放寒假了,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,他们撑着一把伞回家。

    走到转弯口的时候,魏牧之看到了一棵梅树。

    在傲雪之中,梅花绽放枝头,清香扑鼻。

    魏牧之看得出了神,“好漂亮,我们要不要摘几枝回去插在花瓶里?”

    “有一样东西,比梅花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魏牧之低眸,还没来得及问,就被萧铮往后一拉。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w33.net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