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怪物被杀就会死 > 第七章 相遇 (4200,第一更)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w33.net
    纯白色的飞空艇,在降落后便又急速起飞,灵光闪动之间,它便已经升入数千米的高空,然后开始逐渐加速。

    身后的太白山和温泉旅游区消失在雪雾云气之中,周围只剩下苍白一片。

    苏昼和邵启明坐在内座,而降魔局的专员们却都站着,保持随时都可以出动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在第一时间,就能进行空降作战,这些座位原本是用来运输伤员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苏昼‘你们为何不坐?’的疑惑,队长如此解释:“因为我们的敌人一般都位于郊外,亦或是地形极其复杂的山区,很可能无法让飞空艇降落,而需要出动降魔局的敌人,一般都需要争分夺秒。”

    “分裂主义者和不死教团吗?”

    邵启明此时询问道,为首的专员点点头:“一般来说,就是他们。不过偶尔也会出现一些普通的恶性犯罪者,亦或是投机取巧,使用不良手段突破的真气改造人——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阶先天,总是会有人想要用邪道手段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降魔局的飞空艇非常稳定,速度也很快,苏昼略微感应一下,得出该飞空艇秒速已经接近三百米每秒,论起技术和材料学,恐怕已经不亚于六十年前的地球世界。

    而通过交流,苏昼等人也知晓,天正联盟如今的状况。

    现在的天正联盟,的确歌舞升平,既无外敌,也无太多内患,所谓的分裂主义者,不过是昔日合并入联盟的本地实力高层,想要恢复自己昔日的统治地位,而密谋进行颠覆袭击的一小批人,而不死教团,也不过是流窜于全世界各个角落,现在还未完全被消灭的魔朝余孽,以及他们的后继者。

    最初,不过是一些没来得及被剿灭的魔兵,他们天资不够,即便不死,也难以继续修行,故而这些魔兵便将自己的不死根交给自己的子嗣后代,亦或是选中的继承者,让自己的记忆和灵魂与他们融合,就这样通过不死根,一代代地传承经验和知识,并且不断更换有天赋的肉体。

    现在的不死教团,核心成员不过区区十一人,但大半都是先天武圣,而经过天地元气复苏百年,每一个成员单论实力,恐怕都远超昔日的魔帝。

    理论上,在没有超凡力量的世界,这种小型武装集团很快就会被消灭,但奈何有着超凡力量的世界,力量和人数不能对等,他们能制造出的破坏也异常巨大,而降魔局便是处理哪些余孽和各种高等超凡犯罪的武装机动力量。

    “很难想象,这一次居然是局长直接下令。”

    飞空艇,和运输舱隔绝的驾驶舱内,两位驾驶员用充满敬意和惊奇的语气聊侃着:“自从局长从主席台上下来,除却一些大方向决策外,基本没管过什么事.我原本还以为,创立联盟的那些元老如今都专注修行,突破人神天境去了,没想到他们还在关注外界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而且听上去,那个看上去像是年轻人的家伙,应该是局长他们的老朋友,起码一两百岁的长者了……别被容貌迷惑,他们的实力,哪怕是内力检测器都看不穿!”

    副驾驶正在关注周边数据和飞空艇航线,他也点点头,目露期待:“先天境的返老还童,居然如此神妙,看来这次任务之后,我也该找个机会去试试闭关,突破先天。”

    从太白山,一直到辽州入海港口,并不需要花费多长时间,很快,随着云雾逐渐消散,纯白色飞空艇的前方高空处,便出现了一艘更加巨大的空中平台。

    半径超过五百五十米,巨大如莲花般的钢铁圆盘形空中堡垒,正在四千米左右的高空处缓缓漂浮,而降魔局的飞空舰就这样缓缓靠近这座空中堡垒,降落在其之上。

    “到了,这就是联盟位于东北区域的中央飞空港。”

    从飞空艇中走出,降魔局的队长带着苏昼和邵启明两人朝着堡垒入口走去,而哪怕是来自地球的两人,对于这巨大的空中造物,都不禁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这么巨大的空中造物,应该是固化了浮空法术,然后以灵脉维持的吧?”

    邵启明此时再次从包裹中放出了无人机,他观测周围看似空无一物地半空,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:“果然,这里是陆地灵气和海洋灵气对冲的入海口,两条灵脉互相冲击,升腾的灵气变成了空中的第三条灵脉——而这座空中平台就建立在这空中灵脉上,设计当真精妙。”

    “嗯,的确不错,实际上,地球那边已经找到了‘地球灵气’和‘太空灵气’对冲的平衡点,并且已经在那里建立大量灵脉太空站——理论上来说,我登月后的讯息,都需要从那里转发回地球。”

    更加了解地球方机密的苏昼微微点头,他和邵启明使用灵魂通讯,故而没让一旁的降魔局队长听见:“虽然技术是一样的,地球应该还先进一点,但是看着空中堡垒的样子,至少运行了几十年了,其中积累的经验和数据同样非常珍贵。一个世界,果然全都是宝库啊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就在里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空中平台本质上,是军用飞空艇中转站,虽然它本身就是一艘巨大的武装战舰,但因为灵脉固定的原因,并不能四处移动,故而无法发挥出武装飞空艇最重要的机动力。

    堡垒内部,并没有想象中的憋闷,亦或是有大量真气管道的狭隘通道,它里面道路宽敞,且有相应的图标指引,而降魔局的那位队长将苏昼和邵启明带到一条走廊的尽头,一扇厚重的实木大门前时,便不在前进:“前面已经是机密区域,以我的权限不足以进入。”

    话毕,他就转身离开,留下微笑的苏昼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,你的那位熟人是一开始就在这里,还是之前加急赶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邵启明并没有放松警惕,因为降魔局并没有收缴武器装备,所以他怀中和武装腰带上还有大量特殊战斗器材,而他对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感情,对于天正联盟过于迅速的反应,还是觉得有点古怪:“小心一点,苏昼,别因为对方是你的老朋友就放松警惕。”

    “仔细想想,虽然对你来说只是区区两年左右,可是对于他们而言,都已经过去一百四十多年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对此,苏昼浑不在意,他大步走向前,然后双手一推,打开了门:“不过那又如何,现在是我想要见他们,而他们对我有什么想法,我向来都是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,是哪位老朋友这么着急。”

    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古朴的办公室分钟,一个人影缓缓站起,目光怔怔地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仍然有着一头黑发,以及年轻容貌的男人,气势却仿佛是苍老的老者,他与打开大门的青年对视,先是疑惑,然后恍然。

    “苏昼……苏少侠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缓缓说道,他的语气带着感慨:“我原本以为,那一次分别后,再过去几十年,或许就能再次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一百多年过去了,你却渺无音讯,即便我们寻到了昆仑秘境,却也没有得到你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从办公室后走出,腰间仍然佩戴者常见的男人,对着苏昼笑道:“真没想到,你居然真的回来了,而我还能再遇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了,周不易。”

    面对面容仍然如同二十多岁时的年轻男人,苏昼却是叹息一声,不过随后,他又笑了起来:“不过,这或许称不上老吧——已经进阶武圣之上的你,区区两百年不到的时光,应该只是青年时分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两百年的时光,在你身上,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”

    仍然英姿勃发,面容俊朗的周不易,此刻就连昔日斑白的鬓发都已经全部复归成黑,但论起神态,却的确有一种苍老的感觉——但这苍老却并非是老态龙钟,而是一种经历过无数世事的沧桑:“你年轻依旧,苏少侠。”

    两人短暂地对话过后,房间内便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邵启明站在苏昼的身后,他看向眼前的陌生男子,心中不禁思索:“这家伙,便是昔日苏昼经常用的那个灵力计量单位的原型吗……一百多年过去,他也修成了统领阶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正是他忧虑的——同样是灵气复苏的时代,其他时间流的文明,无论是技术还是强者数量,必然会比地球方要快……但既然苏昼都说了没问题,那他也就选择相信苏昼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你昔日在太白天山那边,用自己的血治疗在场的诸位重伤员,但那一次疗伤的圣水和其中的血液并没有用完,被我们封存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周不易便再次开口,他的语调带着一种源自本能的威严,是久居高位的气势,哪怕是已经韬光养晦多年,也依旧如此:“那时,我们便想,只要通过秘法,那么凭借你留下的这点灵血,我们就能知晓你什么时候归来……只是一百多年来,它从未出现过半点异常,以至于我们都觉得这个秘法出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就在大半天前,我却发现,这本应沉寂的灵血圣水,却开始焕发出些许光彩……那时,我便知晓,是你回来了。然后,我便立刻发现,你还是出现在老地方,还是那一片太白山岭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秘法还挺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苏昼也有点意外:“我的灵血居然能保存一百多年?看来我也是那种死后不腐的体质啊。”

    周不易凝视着眼前的‘熟人’,他的眼神中有惊喜,也有疑惑,不过在听见那熟悉的,毫不讲究,也没什么利益的随意说话方式后,男人不禁哑然失笑:“那经过了好几次改进,你看见的已经是第二十多版了,想当年,在师傅去世之前,我也帮忙改进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做吧。”

    如此说道,两把椅子便被无形的内力抬起,从一旁飞出,而苏昼直接坐下,邵启明动作慢了一点,也引得周不易的注意: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昆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遇事不决,昆仑友人。苏昼也不在乎这点会不会被拆穿,反正最重要的是朋友,而并非是来自哪里,随后他便追问道:“你的师父,指的是李道然吗……李宗师也去世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不易的语气就有些低沉,他敲了敲桌子,过了一会,便有服务人员进来,端上茶水,他自己抿了一口,然后才缓缓道:“剿灭魔朝后,我们原本以为这就是一切斗争的终结,却没想到,这只是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先是内部想要重新利用神木之力的家伙,然后就是各地的盗匪,武装势力,独立村落……以及移民在外,根深蒂固的大量安朝流民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南征北战,偶尔是自己人打自己人,偶尔是和魔朝余孽和其他独立的流民势力打,不谈战斗,还有突破失败,天地元气复苏造成的环境骤变,走火入魔,亦或是研究新技术出现的重大失误……如此多的意外和战斗,师父他便是死在了一场并不怎么名誉的不死教团暗杀中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建立一个巨大的国家,需要耗费的是一生的精力,还有太多人因为长时间的战斗,暗伤过多,难以突破,死在了寿命之上……嘿,苏少侠,我能这么称呼你吗?当初的那些人,应该只有我一个人还活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吧,名字只是称呼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苏昼也微微叹气一声,他其实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,如今既然有周不易还活着,就比他料想的最差的结果更好:“听上去,你可真寂寞,难怪一察觉我来,便用最快的速度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腰间佩剑的男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他闭上眼睛,回忆了片刻,然后才睁眼道:“罢了,这便是人类,生老病死,思考这些事情,无非是悲春伤秋,乱了心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苏少侠你如今也突破至‘天罡武神’之境,且实力强劲,我也看不透,联盟里的修行资料应该对你来说没什么用了……这样,如果你有兴趣,就让我这把老骨头带你们走一走,看看我们百家自你之后,创造的太平盛世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苏昼自然不会拒绝,他笑道:“途中的伙食你来付账吗?”

    “嗯?那当然。”为苏昼的话语愣了一瞬,然后周不易也笑了起来,他豪气干云道:“这种小事,自然都是我请客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