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全职王夫 > 051话赌注还是调情
    花边小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https://www.zw33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    唐谙稍动脑子就明白斗技场着急上火的原因,斗技场的收入来源是比赛的门票,如果场场不打就拿钱,现场或者线上的观众不买账,斗技场只能亏钱,再算上赌场那边,有人买就必须有人接盘,稳赢不赔的赌注,赌场不知赔了多少进去,恐怕已经亏急眼了,才会有胆量把终结者的队伍打到他这里来。

    唐谙看完对方的手段,对那位经理道:“我的队伍可以打,而且稳赢。”

    经理立马露出欣喜之态,但紧跟着唐谙又道:“我要好处,你们能给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夜斗技场和赌场,所有的收入都给您。”经理毫不犹豫地回道。

    唐谙不屑道:“被这支队伍拖累了这么久,你们两边的收入怕是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经理赔笑道:“大帅您赢了不就多了。”

    唐谙摇头道:“不够,如果我赢了,我要这个国色天香一成的份额,不答应没关系,你随便安排几场好打的,我们拿点奖金够今晚花销就行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就连唐谙这边自己人都觉得这是狮子大开口,可那位经理却让唐谙稍等,他去去就来。

    金鑫道:“我说奸商,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殷霸下叹道:“好家伙,你这是空手套白狼呐!”

    柯基一脸不解道:“干嘛套我,我又没做错什么。”这一句,所有人都选择性忽略,对狼狗没有道理可讲。

    古含玺道:“你捞钱不过是借口,你最想知道这里的背景,刚刚那么说,是想把这里的幕后之人给讹出来。”

    唐谙对古含玺竖起了大拇指,不过他纠正道:“捞钱也是真的,二十个亿的外债,挺头疼的。”他话虽如此,却一点儿没有头疼的样儿。

    那娜嘟囔道:“你在外面欠那么多的钱,我哥他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我还不是因为他才欠了这么多的钱。”唐谙也没隐瞒,当即将自己醉酒后赌天试的事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众人听完,全都觉得这人没同情的必要,连幼稚园的小朋友都知道九劫不可能,你还押二十个亿,找死没够。

    很快,经理回到房间,把一个在线的电话递给唐谙,唐谙接过电话道: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唐大元帅,我是这里的负责人,我可以做主,你要国色天香一成的份额,恕我不能答应你,但如果今夜你能赢了杀戮者队,你二十亿的赌资可以转给我们承担,之前的承诺改成今夜整个国色天香的收入给您的队伍,不管今夜输赢如何,你都会成为国色天香的永久贵宾,以后你来这里消费,都会由我们买单,包括赌场消费,而拍卖场的东西,给您实际拍卖价的八折。”

    对方是女声,婉转动听,能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谙回道:“非常丰厚的酬劳,我再拒绝就有些不识好歹了,那你可以安排了,我就打这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好,唐帅果然爽快之人,我立即让人安排,不管结果如何,我先送上我最真诚的谢意。”

    唐谙将手机递给经理,只道:“我这边的队伍就我一个人上,上场前你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帅你一个人上?”经理诧异道:“可以上七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我一个,你去吧。”唐谙斩钉截铁地回道,不容人多劝。

    殷霸下道:“我们都可以上,你干嘛一个人来?”

    唐谙道:“赌资是我自己欠的,我自己解决,而且,我有信心,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话说斗技场的速度就是快,不到半个小时就安排好了比赛场次,令唐谙都感到诧异的是,这么短的时间,斗技场竟然座无虚席,可见这个黑暗斗技场的影响力之强。

    斗技场先打出杀戮者队的宣传简介,即便是场不败纪录,换来的也只是全场嘘声,人们是崇拜强者,但对毫无人性的杀戮之人,却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。

    等唐谙的简介打出去,唐谙才知道座无虚席的原因,这个黑暗斗技场竟拿他天元大帅的身份做文章,试想想,祭天时的挑战赛打到君主级别都没把他这个天元大帅给逼下场,这给多少人留下了谈资,倒是为斗技场做了免费宣传,唐谙估计,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是来看他的,从人心来分析,更多的人希望看到的是他折戟沉沙抱负收场的画面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唐谙的分析八九不离十,观众席上,不知道那些人哪儿弄来的天元大帅下场黑暗斗技场的风声,四大军区的大帅以及各部首脑,都花高价弄了最好的观战坐席,除此之外还有各家门阀世族,黑帮,更有无数想探唐谙虚实的外国势力,都隐藏在观众席中。

    本来唐谙还在想要不要弄个面具来戴,现在这个样子压根儿也没遮掩的必要,他双手拇指扣住裤兜的外沿,漫不经心地晃到了比赛场中央。

    对手七个人,只有一名女性,佣兵队伍里的女人,再怎么漂亮都没有单纯的心肠,而能够在佣兵里立足的女人,要么比男人更厉害,要么就是十足的阴险,对付这种女人,得特别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斗技场的大屏幕上,是杀戮者战队的队员介绍,画面无一不是开膛剖腹、大锯活人的血腥场面,唐谙回忆起和他们打过的战队,上来就削掉对手的下巴,不给对手认输的机会,直到将人凌虐至死,即便有队伍喊出认输,裁判站出来阻止,他们连裁判都打残,还是残杀了对手,要不是杀死裁判会被判出局拿不到奖金,裁判都得被弄死。

    唐谙对这类人非常了解,生前也同佣兵打过交道,和平年代还好些,但战争年代,佣兵是最无法无天的暴徒,他们绝大多数是正规军人出生,因为杀的怪物太多,自己也变成了怪物,心态扭曲不能自拔的人唐谙见过太多,和这种人打交道已经不能讲情理,只一句话:你死我活!

    对方七个人的队伍配置很好,完全是军中风格,两个体形巨大的肉盾顶前面,一个治疗,一个远程,剩下三个主攻,在之前的对战里,小队协作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黑暗斗技场的规矩,冷兵器的使用不受限制,但火器,只能使用需要法力催动的武器,允许使用战甲,但限制在八级之下,因为来这里的人都是看打斗的,防御太高没有血肉横飞的场面吸引不了观众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将帅级别的比赛,就算有君主级别的人上场也没问题,因为比赛场设置了等级压制阵列,君主级别的人就算上场也最多发挥出荣誉将帅的实力,这就是为什么斗技场头疼的原因,级别限制了下场的人,而杀戮者战队可以说在这个级别是无敌的存在,唐谙要一挑七,就算没有等级限制,胜算也不高,所以场外的赌局,买杀戮者战队胜利的占了八成,枭龙的小子们倒是凑钱买了头儿赢,但一个个都不算富裕,唯一豪气的殷霸下因为名牌被冻结也是囊中羞涩,连金鑫也是没钱状态,那娜还能挤出些零花钱,赵天霖押上了一辆他改装后的赛车,大家凑合着才让唐谙的赔率不那么难看。

    双方的赔率在比赛场的大屏幕上非常醒目,杀戮者战队为,而唐谙则是,从概率上看,唐谙赢的机会很渺茫,当然,对于某些投机者来说,买几手唐谙赢来个以小博大者也是有的,但下注都不会太多,唐谙对自己的赔率并不在意,但突然间他头像旁的数字由变成了,这个数字的变动本没有声音,但全场却为之轰动,这番赔率变化,足见有人在唐谙身上投了巨额赌注。

    连唐谙都不禁“嗷”了一声,这时聚光灯打在一处看台上,这是斗技场的规矩,对本场投注最大的人,将得到全场注目,还可以送出一个祝福,一般是有钱人炫富的手段,一般出现在贵宾台上,普通看台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身穿白色雪纱连衣短裙的少女,唐谙记忆里她那银色长卷的双马尾变成了如今的侧马尾,淘气的卷发散在身前,倒是挺有气质女王的范儿,那精致如瓷的面孔,让她成为整个比赛场上的甜心,引来无数惊叹以及抽气声。

    唐谙有些错愕,但他还是向凯瑟琳扬了扬手表示谢意,他知道她有钱,但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。

    “下面,请获得最受瞩目的选手向支持者红桃表示谢意。”司仪用麦克风喊道。

    这是斗技场吸引人眼球的一种手段,唐谙虽然不屑,但还是对凯瑟琳的昵称给了个微笑,红桃皇后,那个凭借自身勇气拯救族人的女英雄形象,唐谙觉得她一点儿都不像,甜心公主可能更适合她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唐谙对凯瑟琳笑道:“我打赢了你赚的钱要分我一半吗?”

    啥!吃瓜群众感觉一股冷风刮过,你特么被这么一个有钱美女青睐,你提钱是几个意思,这种时候不该是扮酷、耍帅各种装的时候?

    凯瑟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回道:“你打赢了,我人都是你的,这点钱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哗!其他人什么反应可以不说,金鑫揪住殷霸下的后腰肉,咬牙道:“老娘我还在排队中,她算老几?”

    “放手,痛!”殷霸下就差飙泪了,这女人一动手就揪小肉,谁受得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那娜开始翻钱包,古含玺瞅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不用翻了,你那些零花钱全投进赌池也翻不出一星半点儿的浪花,殿下有近水楼台的优势,何必计较一时的风头。”

    那娜也是咬着后槽牙,方才作罢。

    然就在开打的三分钟倒计时之际,唐谙的赔率再次突破到了,这一次,哗然之下聚光灯打在了另一侧的看台处,又是普通看台,但下注金额超过了之前的红桃。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