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全职王夫 > 105话不敢言死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w33.net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就说大话有能耐,你这个样子,你还骗我……你若死了,我追到另一个世界也饶不了你。”赢子璎一口咬住唐谙的肩膀,惹得唐谙蹙眉低叹,他家这口子,就是生离死别也这么彪悍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事,倒是你,气息不太稳。”唐谙道,满目忧心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有些累,想睡一会儿。”赢子璎说着,垂眼,挣扎了片刻,终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子璎?子璎!”唐谙将人打横抱起,他只觉得她浑身冰凉,又叫不醒,一时心慌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载耀之书浮现在唐谙眼前,道:“我阻挡不了她出去救你,她强行突破就已经动了胎气,加上法力透支又被天雷惊袭,生机大损,她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保不住了,我的神格托付在其中,怕也要消散的。”

    唐谙心中一沉,懊恼自己的冲动与安排不周,他一声长啸,四周白茫茫的景色如玻璃般碎裂,露出载耀之书小世界里的景象,是的,在千钧一发之际,他暂停了时间,将所有人移动到了载耀之书中,只有很小一部分雷追袭到了小世界,基本都被他挡住了。

    唐谙从半空中落入子璎建造的庭院中,立时从四面八方赶来百十来号人,都是被唐谙挪到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不等那些人提问,唐谙第一时间寻到秦霜,道:“我给你这个位面的通行权利,你用空间法术,把芙莲医生找来,快!”

    秦霜看了一眼唐谙怀里的女人,她不认识,但女人右手拇指上的空间戒指秦霜再熟悉不过,那是秦王的扳指,秦霜心里满腹疑惑和惶恐,但见唐谙眼睛发红,浑身怒不可遏的状态,她还是选择听从唐谙的安排,先去找芙莲救人再说,秦霜打开空间传送通道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唐谙又叫出自己的手下,他命令随雨、凌天、闫炎和熊川清点被扔到这个小世界里的人,清出一块空地,就地看押,不许随意走动。而陈骁、姬伯安、赵天爵和梁烨四个负责看守庭院四个方向,不许任何未经允许的人进入,他自己则带着古含玺、严愈和唐药石进入庭院内,当然,直布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的头儿,很是自责自己没有看好唐谙交托给他的东西,当秦王戒指里冲出来时,他的震惊绝对在高位。

    唐谙还点名那娜、殷霸下以及赢禛跟同,事到如今,也是该说破的时候。

    等唐谙等人离开外面那些人的视线,所有人才开始臆测纷纷,罗诺也吼住自己的手下不要胡乱猜测,自己闭目坐在地上,然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,上层出了什么问题他不想知道,只盼望不要动摇大秦的根基才是。

    赵天祥来到赵天爵身边,第一次拉着自己老哥的衣袖道:“那个人平时也是这般要吃人的样?我真的没见过心脏没了还能活蹦乱跳的人,唐帅是怪物吧?那个是唐帅的女人吗?我感觉那女人的生机流失的很快,会死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!旁边待着,小心你的脑袋!”赵天爵对自己这个口无遮拦的弟弟喝道,虽然天祥的话也都是自己心底的疑问,这里没有出现秦王,却多了一个女人,天呐!

    大秦的天要变!

    唐谙将赢子璎放置在床榻上,起身时,赢子璎却紧紧抓住唐谙的手臂不放,唐谙无奈只坐在床旁,招呼严愈和唐药石在芙莲医生来之前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唐药石拿出一粒药丸让赢子璎吞服,虽然不能治愈,但至少能缓解生机的流失,好让他们有时间再去寻救治的方法。

    严愈给赢子璎施加了强效治愈术后对唐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而凰姬和吕惺也被唐谙召唤出来,即便是凰姬也无能为力,她道:“那种雷太恐怖了,能够泯灭生机,我的法术只能生死人肉白骨,却不能挽救灵魂,她的灵魂在湮灭,主子,还是让我先给你治吧,你这个样子,我……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唐谙的心口,整个碗口大的空洞,而且他身上的毒火,让他整个人显得通红,却见他跟个没事人一样摇头道:“我没事,没开玩笑。”他瞅了眼胤禛,手上紫气泛滥,拂过自己心口,那一处肌理恢复如初,昊间的法术,空间复制以及粘贴,在他和胤禛决斗前他就复制了自己的身体保留在某个空间之中,此刻只不过把保留的部分区间粘贴过来,至于毒火,他只能慢慢吸收转化。

    看到唐谙的法术,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,古含玺道:“是我们误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以为唐谙在胤禛手下有危险,然后出手相救,特别是凌天和凯瑟琳的冷冻之术,误了大事,惹来秦王相救,而唐谙却不能及时回护。

    胤禛这才问唐谙:“到底怎么回事?秦王他……”胤禛看到床榻上的女人,满眼不可置信。赢子璎没有幻化时的女装模样和那娜如出一撤,此时两人唯一的区别在于那娜是红色的短发,子璎是黑色的长发。

    适时秦霜带来了芙莲医生,唐谙对芙莲道:“总是麻烦你,真的不好意思,但这一次,你真的要帮我,孩子我不在乎,我只要大人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唐谙没把话说完,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心思,那女人要是死了,他也就不活了。

    然赢子璎挣扎着醒来,她听到了唐谙的话,看向芙莲,非常坚定地道:“我要保孩子,我的生机没有流失,而是被我灌注到了胎儿身上,刚刚的天雷,虽然没有直接落在身上,但对胎儿还是产生了影响,我想要孩子平安出世,唐谙,你答应我的,什么都依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在你平安无事的前提之下,孩子我们可以再有。”唐谙安抚道。

    赢子璎瞪着唐谙:“我讨厌你说谎的样子,你明明知道世界意志不允许你我的孩子存在,唯有载耀之书才能保护我们的孩子,而载耀之书的神格就托付在这一胎上,保不住这一胎,没了载耀之书,还有什么后话可言。轮回太过遥远,我更看重生命的延续,这一点,我坚持。”

    唐谙无奈地看向芙莲,芙莲接到唐谙的求救信号,安抚道:“经过我初步检查,这孩子是个无底洞,单靠夫人一个人的生机,确实不能支撑大人和孩子,但如果唐帅肯牺牲的话,倒还能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的命都没问题。”唐谙毫不犹豫地回道。

    芙莲医生却摇头道:“这可能比要命还难抉择,要消耗的是唐帅的修为和血脉,依照唐帅如今的地位,没有修为的支撑,后果可想而知。”很简单的逻辑,一个没有修为的大帅,根本不能服众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什么后果我都能承担。”唐谙道,坦坦荡荡,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芙莲道:“我要把话说在前面,这一胎已经受震,所以就算唐帅做出巨大牺牲保住了这一胎,孩子出生也会先天不足,据我的检查数据推断,孩子体弱,不会适合武修,这是最好的状态,再严重的话,可能是痴儿。”

    赢子璎抓紧唐谙的臂膀,一向刚强的女人,倏然落泪,想要放弃的话就在嘴边,可就是说不出口来。

    那样的赢子璎直教人心疼,赢禛隐隐已经猜出了什么,对他肚子里的孩子,赢禛感到抱歉,他上前道:“用我的血脉和修为,那毕竟是我的侄孙,我来负责。”

    唐谙看向赢禛,只平静道:“我的女人不需要别人来负责,你们暂时出去,安顿好这里我再同你们解释。”

    赢禛又看了一眼赢子璎,深吸一口气,这才率先走出卧间。

    其他人被芙莲医生请出门外,才对唐谙道:“唐帅的元晶和血核,我要这两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唐谙毫不犹豫取出自己的元晶交给芙莲,对于血核,他却不太清楚,只问道:“血核怎么弄,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芙莲有些犹豫,人类并不了解血核,那是血族的说法,但面对唐谙,芙莲还是解释道:“就是把血脉提纯到晶核状态,你会损失以上的血液,失去绝大多数的血脉之力,这种损失是不可逆的,不是损失一些血液这么简单,说白了就是你的天赋血脉缺失,你会从神位变成普通人,我这里有普通血液给你维持生命,如果你确定要继续,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唐谙伸出自己的胳膊,只道:“来吧。”复又转头对上赢子璎的视线,他不需要安慰她,只笑道:“普通人也挺好,以后真要当小白脸混饭吃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,惹来赢子璎嗔笑娇怨,亦让芙莲低笑不已,她转头对赢子璎恭喜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得此良夫。”秦王的脉芙莲把过不知多少次,这女人的身份她如何能不清楚,她应该是最快接受秦王是女人这种事的,她一个医生,得他们夫妇信任已经是荣幸,其他的,都不该她来过问,她只做好医生的本职,当然,她还是要羡慕一下陛下,像唐谙这样死心塌地的良人,是陛下之幸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还被人唤作陛下,赢子璎还是觉得不自然,她也不多话,看着芙莲给唐谙大换血,当唐谙的元晶和血核都摆在赢子璎面前时,芙莲道:“这两样东西陛下让腹中胎儿缓慢吸收,陛下可以不用再供应自己的生机,你相信我,这个孩子他很顽强,唐帅的血脉会让胎儿比之前成长得更快,所以孕期大概会提到周,陛下也毋须担心,先天不足后天还能弥补,但陛下得好生休养,万不能再动胎气了,您是秦王,大秦的根基。”芙莲说完跪下,以表忠心。

    赢子璎无奈看向唐谙,到了她这个位置,已经是不敢言死的存在了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