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万劫帝主 > 第六章 极昊剑
    《万劫帝主》来源:https://www.zw33.net
  九重天界之上。

  一座富丽堂皇的战神陵墓座落于此,历时百年依旧丝毫不腐的白玉墓碑上镌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刻字:天界荒杀战神荒孤庭之墓——弟绝古极昊谨立。

  “噌!”

  一把神剑从陵墓中訇然冲出,剑光冲天而起,刺破九天,顿时震动整个天界,散发着晶莹白光的神剑在半空中旋转一圈,对着陵墓一剑劈下。刺目的剑光骇人至极,所过之处,空气都泛起阵阵涟漪。

  “轰隆隆!”

  剑光刚一触及,硕大的陵墓瞬间撕开一个巨大裂缝,眨眼间,陵墓中间的大地被撕裂,由内及外,层层裂开。

  “咔嚓!”

  百年不腐的白玉墓碑“嘭”的一声从中间裂开。

  神剑的剑光渐渐敛去,倏然破开层层云雾,穿过汹涌暗空,穿过烈烈罡风,向下界俯冲而下,转眼消失不见。

  一切之发生在一瞬间。

  三息之后,

  一黑一白两道散发着磅礴气息的身影出现在陵墓之中,看着陵墓之中深深凹陷的裂缝!

  两人大惊失色!

  白色身影眼眸一缩,顿时怒气冲天,喝道:“谁竟敢对陵墓出手!这是在找死!”

  察觉到有多名人影向此地赶来,白袍男子怒喝一声:“滚!”

  滚滚雷音溢散出澎湃之力,赶来探查的人顿时吓得心惊胆战,双耳发麻,连忙后退。

  能察觉到此地剧变,他们也都是天界巨头级别人物,但以暴戾跋扈闻名天界的绝古战神开口,哪里敢违背!

  “二哥勿怒!这是…极昊剑的气息!”

  “极昊剑,那不是你…”白色身影闻言,不由骇然出声。

  “此时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尤其是六帝!”

  黑色身影沉沉开口,随着话音落下,破败的陵墓顿时恢复如初,破碎的大地纷纷凝合,裂谷重聚。灰飞烟灭的草木重新长出,叶如翡翠,花如晶雕,依旧枝繁叶茂,生机勃勃,灵气四溢。

  白玉墓碑的裂缝消失,点点荧光巡回流转,宛若初雕。

  若不是刚才的巨大响声,没有人会想到这里发生了剧变。

  ………

  极昊剑穿破万里暗云,千重结界,经过层层磨损,消耗,耀眼的剑光渐渐敛去,剑身上精光也缓缓变淡。

  若流星一般向天荒帝国境内落下。

  站在曹千沪两人面前的荒孤庭,忽然心中有感,看见一道精光一闪而逝,飘然不见。

  “嗯?”荒孤庭心中一惊,“这股气息,好熟悉!”

  小玄子见荒孤庭呆立在原地,向空中看了一眼,道:“殿下!你看什么?”

  “小玄子,刚才你可看到了什么?”荒孤庭若有所思的问道。

  “没有啊!”小玄子愣了愣,这天空之上,万里无云,哪里有什么东西。

  荒孤庭摇摇头,目光渐渐凝重起来,指向光影消失的方向,道:“那里是哪里?”

  “那里!”小玄子观望了一会儿,道:“殿下,那里是武市!”

  “就去武市!”荒孤庭转身,迈步。没有一丝停顿。

  “哎……殿下!等等我,我们不去恭王府了……”小玄子连忙追去。

  留下呆滞的曹千沪和蒙妃娅,以及从头到尾不明所以的蒙菲灵。

  蒙妃娅阴毒的盯着荒孤庭远去的背影,暗思:“有天荒令又如何?出了宫,便休想再回来!”

  曹千沪和蒙妃娅两人对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的必杀之意。

  蒙菲灵察觉到两人的神情变化,不由深深担忧起来。

  荒孤庭小玄子两人飞快出宫,向武市赶去。

  武市,顾名思义,武者的市场。交易的物品全都是和武者有关的东西,灵丹,灵兵,灵兽,元器等等。

  天荒帝国的武市处在天荒皇城西北方向,占地面积堪比皇宫,十分繁华。

  武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整个帝国的修炼水平,所以入口处有皇城重兵把守,一般人是不能进的。至少要达到蕴元境五重才有资格!

  不过皇族自然是有特权的!

  荒孤庭带着小玄子扬长而至,武市入口有数十人把守,每一个都达到了蕴元境七重以上。坐镇武市的统领名叫明德。

  乃是京兆尹明善的第三子。年龄不过二十余岁,乃是灵元境六重修为。天赋在整个天荒帝国都是数得着的,是明善最得意的儿子。

  虽然修为不高,但是武市何等地方,谁人敢私自闹事?多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低阶武者小打小闹,明德足以镇压。即便是一些武道高手也要忌惮明德背后代表的意义。

  所以武市从来没有出过大乱子,不过此处龙蛇混杂,非等闲处可比。明善没有让明德去做官,却把他派到此处,便是让他好好历练一番。

  武市门口颇为空旷,旁边一座高阁,立于其上,视野极佳,武市入口一览无遗。

  明善便在其中饮茶,远远便看见一个面如冠玉,神采飞扬,气度不凡的少年龙行虎步,向这里走来。

  “皇族子弟!”明德眼神微微一凝,视线微微下移,盯向荒孤庭脚下的“踏龙靴”。

  踏龙靴乃宫廷御制,只有皇族嫡系才可穿戴,外人不敢僭越。

  荒孤庭本来还穿着锦龙袍,还是小玄子心细,知道以皇子身份出宫,定然引来麻烦,才让荒孤庭换了一身便装。

  荒孤庭此时是蕴元境九重,即便不亮出自己皇子身份,也完全够格。毫无阻拦,便能进去。只不过小玄子只有蕴元境三重,却被拦在外面。

  “公子你能进去,但是这个仆从却不能进去!”一个蕴元境八重的守卫拦住荒孤庭身后的小玄子,颇为客气的道。

  荒孤庭瞥了一眼小玄子。

  小玄子即刻会意,只不过有些为难的凑近荒孤庭,细细道:“殿下,你忘了,我们没钱…”

  “唉!”荒孤庭一拍脑袋,轻叹一声,嘴里吐出两字:“可悲!”

  “这个行嘛!”

  荒孤庭想了想,从怀里掏出一个令牌,扔给守卫。

  “啊…!”守卫看了大惊,双腿一颤,就要跪下,被荒孤庭单手拖住,笑眯眯道:“能进嘛?”

  “能…请…!”守卫有些惶恐,连声点头。

  荒孤庭微微一笑,带着小玄子昂首走进。

  “殿…大人!您的令牌。”守卫忽然发觉手中的令牌还没还,连忙骇然喊出,不过脑子很机灵,没有喊出令牌代表的的身份。

  “送你了!”荒孤庭头也不回,挥挥手,很快走进武市深处。

  “啊!”守卫当场石化,呆愣良久,才心神颤瑟,恭谨的盯向双手捧着的雕着龙头,前面印着“天荒”,后面“皇储”二字的令牌。

  这可是太子的令牌!

  “没想到孤焚太子刚被立为太子便来武市了,真是亲民啊!”士兵喃喃嘀咕一句。

  孤庭太子被废,孤焚太子新继之事,昨日已经传遍。世人皆知孤庭太子天赋高绝,百年一遇,年仅十三岁便达到蕴元境九重,只差一步,便步入灵元之境。而大皇子荒孤焚的天赋也只是稍稍逊之,如今三年过去,想必早已突破灵元境。

  昨日荒孤焚喜不自胜,只顾得把荒孤庭赶出太子殿,却忘了把太子令牌要回来。

  荒孤庭想着反正自己也不是太子了,还要它何用?

  站在那里呆愣半天,守卫连忙把令牌藏在怀里,他当然不敢私存,只是想着等荒孤庭出来了再还给他。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