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杨飞苏桐 > 第1324章 拜托,这是常识啊!
    《杨飞苏桐》来源:https://www.zw33.net
  喝完茶出来,杨飞的心,稍微安定了一些。

  他倒不怕高益来明的,明面上再怎么谈,只要杨飞不松口,高益再怎么厉害,也收购不成功。

  杨飞就怕高益不按套路出牌,在某些事上阴一把,那就防不胜防。

  不过,就今天的交往而言,高益虽然高傲,但也不失大家风度,除了一些世家子弟的纨绔气息,其它方面还算好的。

  回去的路上,杨飞问陈若玲道:“你住哪里?”

  “没地方住啊,求同居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说认真的呢!今天晚上,你住哪里,我就住哪里。”

  杨飞笑道:“我无所谓啊,我一个男人,还怕你不成?”

  陈若玲道:“那就对了。最好能去你家。你家不是有一幢大别墅吗?请我去住吧!”

  “我家?”杨飞失笑道,“你认真的吗?”

  “比珍珠还要真哦!不去的话,我会生气的。”

  “我父兄都在家的。”

  “在就更好,我正好认识一下他们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杨飞无语了,吩咐耗子,开到了别墅。

  杨立远和杨军都还没有睡,坐在客厅推演案情,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,争得面红耳赤。

  杨飞笑道:“若玲,你别在意,他们经常这样,并不是在吵架,而是为了案件各执己见呢!”

  陈若玲嫣然笑道:“这样多温馨啊!太令人羡慕了!我真的看不明白你,放着这么温馨的家不住,一个人要跑到外面住?老实交待,是不是金屋藏娇呢?”

  “呵呵,我有娇的话,就不必藏。”杨飞帮她取下外套,挂在衣帽架上。

  杨立远和杨军定定的看着他俩,忘记了争吵。

  杨飞轻咳一声,说道:“陈若玲,你们以前见过面的,不记得她了?”

  “啊、啊!陈小姐,快快请进,你今天好漂亮啊,我们都不敢认呢!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女飞错人家了呢!”杨军哈哈大笑,起身笑道。

  杨立远瞪了小儿子一眼,然后笑道:“陈小姐,稀客,请坐。小军,愣着做什么,快去泡茶啊!”

  陈若玲连连摇手:“哥,不用泡了,我刚和杨飞喝了一晚上的茶,现在都是饱的呢!”

  杨军听到她这一声哥,叫得那么自然和亲切,倒是一怔。

  “爸!”陈若玲又喊了一声杨立远,“您坐啊,不用管我啊,我也是自家人。”

  “啊?”杨立远呆住了。

  爸?

  这?

  这是闹哪出?

  杨飞也瞪大了眼:“你干嘛?”

  陈若玲笑道:“怎么了?我是不是哪里有失体统啊?”

  杨飞道:“你的称呼,是不是错了?”

  陈若玲道:“咦?不对吗?”

  杨飞道:“我爸,不是你爸。”

  “你爸,不是我爸?我们不是情侣吗?”

  “我们什么时候是情侣了?”

  “咦?杨飞,你翻脸不认人啊?今天下午,你喊了我三声什么?”

  “我喊了,我爱你,陈若玲!”杨飞话一出口,就啊的一声,“那个、那个……”

  “什么这个、那个的?”陈若玲很自然的挽着杨飞的胳膊,笑道,“你一定要站在门口,跟我掰扯这个吗?”

  杨飞被她拉着,走到了茶几前。

  “你们俩?”杨军指了指杨飞,又指了指陈若玲,疑惑的问道,“你俩闹哪样?”

  陈若玲笑道:“我和杨飞早就在一起了,今天正式公开关系!”

  杨立远和杨军相视一眼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“好、好!”杨立远笑道,“坐下来说话。”

  杨飞轻咳一声,刚想解释几句,被陈若玲望了一眼,他便不好说什么了。

  陈若玲自来熟的问道:“爸,哥,你们刚才在讨论什么案件呢?我能听听吗?我也很喜欢推理呢!很好玩的。”

  杨军看了一眼这个美若天仙的“弟媳”,说道:“是这样的,今年夏天,我爸所里抓到一个抢劫疑犯,我们在为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抢劫犯而争论。”

  陈若玲道:“是吗?为什么要争论?是因为有疑点吗?”

  杨军道:“抢劫发生的地方人很多,受害人当时大喊一声,说有人抢劫,抢劫犯就逃跑了。因为周边人太多,逃犯跑进人群,很快就不见了。我爸正好和同事在附近,便在四周搜索了一番。我爸指着一个正在花坛里浇水的人,说这个人就是抢劫犯,然后就把那人抓了起来。”

  陈若玲道:“爸这么厉害的啊!一眼就能看出来逃犯?太厉害了!”

  杨军苦笑道:“喂,你不是说,你很喜欢推理吗?你倒是推理试试,这个花匠,为什么就是凶手?”

  陈若玲问道:“他没有招供?”

  杨军摇头道:“没有。所以我说,我爸抓错人了,但我爸一口咬定,说他就是劫匪,绝对不会抓错人。”

  陈若玲抿嘴笑道:“你们就为这个事情争吵啊?”

  杨军道:“对啊,你说说,又没有证据,凭什么抓住人家?”

  陈若玲问道:“爸,请问,是什么时间段发生的事情?”

  杨立远道:“是中午。”

  陈若玲道:“那天中午有很大的太阳吧?”

  杨立远道:“是的。”

  陈若玲道:“那这个给花浇水的人,就是抢劫犯!”

  杨军讶道:“为什么?你也这么认定?”

  陈若玲道:“有经验的花匠都知道,夏天的时候,大热天的中午不能给植物浇水,因为那时气温很高,植物要通过蒸发水来散热,而这时给植物浇水,植物的根部遇冷,影响对水分的吸收,会造成植物的死亡。所以,这个时候浇花的花匠是很值得怀疑的。”

  杨军神情一震:“是吗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陈若玲道:“拜托,这是常识啊。不信,你可以问杨飞。”

  杨军看向弟弟:“你也知道?”

  杨飞笑道:“是的,知道啊。”

  杨军搔了搔头,嘿嘿一笑:“你们可真厉害!你们都知道的常识,就我不知道!”

  众人哈哈大笑。

  杨立远道:“这个女娃厉害!虽然不是做警察的,却不比安然差!”

  晚上,杨飞安排陈若玲住处。

  陈若玲走到房间窗前,拉开窗帘,笑道:“这里风景挺好,杨飞,你过来。”

  杨飞依言走过来:“我当初就是看中了这里的风景好……”

  他忽然怔住。

  因为陈若玲抱住了他,吊住他的脖子,吻住了他的唇……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