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农门追妻令:娘子你五行缺我 > 第1434章 番外:怼人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zw33.net
    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,绿夏下意识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祁景川那好看的侧脸。

    祁景川长得实在是不错,要论五官,绝对不输给樾昶,甚至能够碾压樾昶。

    绿夏觉得,要是这张脸进了娱乐圈,那估计就没樾昶什么事儿了。

    不过,祁景川这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,也没必要进娱乐圈。

    大约是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,祁景川蓦地朝绿夏看过来。

    顿时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绿夏没想到偷看会被抓包,僵了一秒,就听到自己平静地开口:“祁总好。”

    徐暖坐在祁景川的左手边,正想着怎么和祁景川说话,就听到绿夏这一句,她白了绿夏一眼,心里冷哼。

    什么出尘的小仙女,不还是去巴结祁景川了吗?

    可惜,打错了注意。

    徐暖刚才已经见识过,祁景川那就是六亲不认,她才不相信祁景川会搭理绿夏一个十八线小明星。

    就在徐暖想要看绿夏出丑的时候,却见祁景川对绿夏点了点头,“这些菜色还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不得不说,祁景川的声音很好听,低沉又温柔,完全在徐暖的审美点上。

    但是!他这些话却是对绿夏说的!祁景川不仅回应了绿夏,还关心她的饮食?

    徐暖表情一下子僵硬下来,心里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绿夏闻言,没有过多的反应,客套地笑了笑,“这里可是京市一流的酒楼,菜色肯定都是特别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祁景川戴着一副细边眼睛,镜片下是一对深色的瞳孔,像是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绿夏想着,这是以后未来几个月的金主爸爸,笑眯眯地道:“挺好的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祁景川应了一声,低低的。

    绿夏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对她的评价很满意?

    还未等她想出来,祁景川又道:“会喝酒吗?”

    “问我?”

    绿夏顿了一秒,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祁景川点头。

    绿夏:“哦哦,会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,她毕竟是在娱乐圈里混着,虽然很少出席什么聚会活动,但有些是推不掉的,陆西呈就会陪着她去,在人场里久了,她多少也会喝点酒。

    祁景川淡笑:“那还好,等会有一道一品醉蟹,味道很好,你可以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还有好吃的,绿夏眼睛亮了亮。

    瞥见她那灵动的眼神,祁景川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些弧度。

    “祁总!”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发现自己一直被忽略的徐暖,看到他们‘相谈甚欢’的样子,气得一咬牙,端着酒杯,面对向祁景川,一秒恢复笑模样,开口道:“祁总,我和我爸妈一直都是祁总的粉丝呢,这次有幸和祁总合作,我真的很开心,不如我在这敬祁总一杯,还请祁总赏脸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娇滴滴的,眼神也是飘的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但凡是眼睛不瞎,都知道徐暖是在讨好祁景川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圈内常有抱大腿上位的事,大家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再说,徐暖身份也在这摆着,真去和祁景川交好也不算是抱大腿找金主,两家旗鼓相当,其他人更不会去管。

    而在徐暖话音落下之后,祁景川便朝徐暖看过去。

    对上他的目光,徐暖笑得更好看。

    下一秒,祁景川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在场的人,差点喷出来。

    敢情徐暖都做过几次介绍了,祁景川还不认识她?

    徐暖面色拧巴了一瞬,努力保持着得体的笑,“祁总你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刚才还跟祁总你说过话的,我叫徐暖,我爸爸是徐天成徐导,祁总你们之前还有过合作呢。”

    徐暖拼命地提醒祁景川。

    祁景川终于哦了一声,“你就是徐导塞进来的那个配角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绿夏低咳了一声,压下憋笑的情绪,看向陆西呈,用眼神在说:你还说我怼人,你看看这大佬!陆西呈憋笑也是实在辛苦,他才认识到祁景川居然这么会怼人。

    一句话,把徐暖是怎么进组的,演的是什么角色,说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以后组里提起徐暖,谁不把徐暖是徐导塞进来的这话当成笑话一样说?

    传出去的话,徐暖更丢人。

    “祁,祁总,什么叫做塞进?

    !”

    徐暖几乎把手里的酒杯捏碎,目光死死地盯着祁景川,保持着最后一丝的礼貌,重重地纠正起来:“祁总你搞错了吧,我当时是正儿八经面试进来的,怎么是塞进来的呢?”

    祁景川闻言,顿了一声,“哦,对,你是来面试过。”

    徐暖刚想祁景川还是知道她身份的,可是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祁景川又开了口:“当时你面试的是女主角,经过评估,各方面都不符合,徐导随后亲自打电话给我,说你可以不演女主,演配角便可。

    看在徐导的面子上,公司才允许你入组。”

    祁景川朝她看过去,完全忽略掉徐暖白下来的神色似的,道:“这,不算塞?”

    听着他着重提起的塞,这个字,徐暖气到胸口疼,差点忍不住将一杯酒泼到他的脸上,但最后她还是忍了忍,重重地将酒杯放下来后,徐暖青白着脸,起身道:“我还有其他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语毕,她便抓起自己的手包,捏着裙摆,匆匆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期间脚步几个不稳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洪导和徐导是好友,也算是看着徐暖长大的,看到徐暖这样,连忙叫自己的助理跟上,将徐暖送回去,却并没有去阻止徐暖的离去。

    祁景川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,徐暖留下来只会更尴尬丢人,离开之后,避一避也好。

    洪导想着,祁景川毕竟是出资的制片人,以后又不可能呆在剧组里,眼下避开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但说实在的,洪导也不知道祁景川今天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记得,祁景川不是个话多的人,拿着这个剧本找他来导演的时候,祁景川很少说话,就算说也是惜字如金挂的,基本上都是其秘书在说。

    当时洪导还在想,果然是拿了霸道总裁剧本的男人,这性格都跟霸总设定一样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晚上的祁景川,却一直在怼徐暖。

    那些话,别说徐暖一个小姑娘,就连他都觉得臊得慌,也不知道祁景川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绿夏也很好奇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