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全职王夫 > 046话挑战结束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zw33.net
    这一声从唐谙身后传来,回头,却是镇西王殷昊,长平公主已经狠狠捶了自家夫君胸口一拳头,后者不痛不痒,反倒是她自己的手,红肿了起来,长平公主又恶人先告状,怪镇西王欺负她,害得镇西王爷大老爷们儿一个,还当众给夫人各种赔不是,之前那一句豪迈的吼劲霎时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这场景看得唐谙都懵了,他不禁在识海里联系上赢子璎,感慨道:还好你不是这样娇气无理。

    赢子璎在识海里回道:我比姑母还麻烦,反正你要是敢欺到我头上,拳头伺候,你要是嫌弃,你走就是,别来招惹我就行。

    得!唐谙叹气,他家这个才是真正的铁石心肠,他若是不去缠她,人家压根儿就不理你,唉!世间只闻藤缠树,哪儿曾听闻树缠藤的。让他上哪儿说理去。

    殷世子扶额道:“真是家门不幸,遇到如此耍宝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长平公主对赢子璎无奈笑道:“我家这口子就是这种牛脾气,陛下见谅。”

    赢子璎回道:“姑父勇武,也是替我王室争口气,我不会怨姑父的,姑母毋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殷昊走到挑战场中央,正要让唐谙下场,殷世子却走到自己父亲面前,行礼道:“孩儿斗胆,请父亲大人赐教,枭龙,殷霸下。”

    殷昊深吸一口气,惊诧道:“焘儿,你什么时候入的枭龙?”

    这一句,只换来殷霸下无语,身后长平公主低怨道:“几年才回家一次,能知道什么,你怎么当人家老公和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殷霸下道:“回父亲大人的话,我加入枭龙已经有五个多月了,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,我本来是想去警备处把唐谙给收到自己麾下,结果打不过反被唐谙给收了,我觉得枭龙挺好,我也没有退出的打算,所以父亲大人,你那边就不用给我留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殷昊道:“那好,你想待在枭龙,就让我看看你在枭龙学到了什么本事,你的实力还没到将帅级别,我可是实力君主级,而且,我不会因为你是我的种就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唐谙瞅着这对父子,一点儿都不像,殷世子的五官更像长平公主,可能遗传到镇西王的就只有高大威猛的体型,镇西王国字脸,挺正气的人,而殷世子要英俊潇洒的多,不穿军装的时候也有气质文人的样儿。

    只见殷世子对上殷昊,上来居然没有开盾,这让了解殷世子的人有些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殷霸下还记得自己小时候,只要一开天罡盾,学校里的同窗就会取笑他,他都知道,那些人在背后说他是万年的王八,只会缩在壳后面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完全没有波折,什么事都会被府里人给安排好,上学时会给他找最好的学院,让学院里最适合他天赋的老师亲手教他,朋友自然就有,不用去结交,女人也是,不是他花心,而是他不去招惹女人,女人自然找上他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有风流的资本,谁跟你玩专情,反正他这辈子,人生的轨迹都被规划好了,到时候自然有人给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,只要不太过分,将就过日子他还是能够接受的。他迟早要接受镇西王的爵位,军中也有父王替他操心,他就只管中规中矩的发挥他的天赋就好,这该死的天赋,修炼起来天生就是龟速,古含玺那家伙都将帅级了,他还在战将,真的急死人。

    然而,自从遇到唐谙,人生变得不同了,他喜欢他那个叫唐糖的妹子,真心的喜欢,不仅仅是那个女人表现出来的强势,而是因为那是第一个给他殷世子白眼的女人,他到现在还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场景,他被那女人撞飞,然后那女人甩了他一句:怪叫什么,摔到哪里直说,我赔。

    那种飞扬跋扈的女人,竟然煞到他了,古含玺说他有受虐倾向,可他就是喜欢这种能和他作对的女人,这样生活才有意思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,竟然那么轰轰烈烈地死掉了,也不知道他心里这个空缺还会不会有人来填。

    而枭龙,他是真心喜欢,这里人人平等,就算那些小子尊称他一声殷世子,也没人真把他当世子对待,每次训练对他都是特别“关照”,那些家伙,下手真他妈的黑!但就像古含玺说他有受虐心态一样,他在枭龙才感觉自己活着,真正的活着。

    而且他发现,自己的天罡领域在顺境和逆境中,提升的速度完全不一样,自从进了枭龙,上过战场,他的天罡领域竟然有突飞猛进的变化,就像长期量的积累达到了质的变化,在极限时光军训的一年里,他在唐谙和赵天化的轮番“调教”下,天罡之力有所精进,即便是唐谙那种变态,现在要破他的防,也要头疼半天,所以他才有勇气挑战自己的父亲,他要让所有人看到他殷霸下的实力,而不是他头上的光环。

    殷昊说话算话,对自己儿子真就没留情,看得一边长平公主一双手差点儿把手绢绞烂,那是暗自咬牙低怨,要是殷昊敢打坏她儿子,回去搓衣板伺候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殷霸下却给了殷昊太多的惊喜,看似殷霸下没有使用天罡盾,但事实是他把天罡之力作用在皮肤表面,并不是完全覆盖,那样消耗法力会很快,不能支撑他持久作战,每一次攻击或者抵挡,他都能娴熟的将天罡之力聚集到碰撞的部位,控制之精准叫殷昊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一个儿子,又是公主殿下的心头肉,他管教太严长平公主要跟他闹,所以他只能对自己的儿子做散养状态,儿子还算争气,没有纨绔到无可救药,天赋也还不错,但是和赵阀麒麟子以及陛下比起来,真就差得太多,那两位早到了君主级,他的焘儿还在战将徘徊,真是人比人,气死人。

    想着,殷昊不禁对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下手就重了,殷霸下也感觉到父亲的变化,自然更加小心的应付,唐谙对他说过,他的天罡之力是遇强更强的法力,不断的承受、承受、再承受,就像弹簧一般,压缩到极致后的反弹力就越大,场上,就见殷霸下只有防御的份,压根儿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唐谙叹道:“还是级别差得太多了,如果到达将帅级别,就该有还手之力。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挑战赛会毫无悬念的时候,殷霸下的气势突然变了,别的不说,就见每一次拳脚相交,碰撞处都会跳出火花,事实上那是天罡之力迸射处的星火,随着碰撞次数增多星火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殷昊也发觉儿子的变化,他的拳头已经凝结了法力在上面,每一拳都如开天之力,重重捶打在殷霸下身上,他从不知道自己儿子竟然能如此耐打,焘儿小时候,他一教他练武,揍两拳,那小子就哭着跑去找她娘告状,慈母多败儿,他是教不好儿子的,就是一年前看到自己儿子,对他的实力他也只能呵呵两声,可如今,面对自己全力攻击,那小子竟然能够抵挡了这么长的时间,这意味着他在战场上存活下去的机会大得多。

    殷昊所用力气忒大,每一下击打都是金星四射,逐渐殷霸下背后浮现出金色的龙龟图腾,那只金色龙龟,竟然在吸收周围的法力之源。

    唐谙见了猜测道:“霸下这小子,难不成吸收了龙龟的封印之力又加上这外力刺激,要晋级了?”

    殷昊干脆后退一步观察自己儿子的状态,果然见他有些控制不住浑身庞大的法力,殷昊唤法成锤,一柄双手星光之锤落入手中,那是一柄看起来由星光组合而成的重锤,事实上那东西的密度极高,一粒花生米大小的星光物质,普通人都拿不起来,这么大的双手锤,可见殷昊的气力之大。

    而这一锤若是敲在殷霸下身上,后者铁定被砸成肉泥,只见殷昊毫不犹豫抡起星光之锤,这番举动惹得一边长平公主失声叫道:“殷昊,那是你儿子,你想杀了他吗?”

    可殷昊毫不所动,这一锤由地面抡圆到半空,然后猛然砸下,下面殷霸下抬头望天,眼中竟是金色漩涡生成,这是古法术的标记。

    “龙锤!”

    就见殷世子背后悬浮的巨大龙龟猛然摆尾,粗壮的短尾亦如锤头般迎上殷昊的星光之锤,这一番碰撞,直接将挑战台给震碎,瞬间,挑战台坍塌,若不是秦霜眼明手快一手隔空抓一个,台上父子两就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唐谙一抹额头上的冷汗,殷昊这一锤,依照现在他的实力,硬扛绝对会付出惨重的代价,而殷霸下,不愧是皮糙肉厚的存在,竟然能和殷昊在单体攻击上拼出一个不分伯仲,要知道殷霸下才刚刚晋升将帅级别,他这是战斗中晋级,怎叫人不惊叹。

    而挑战台被毁坏,也意味着挑战结束,几乎所有人都意犹未尽,因为最关键的人物,那个陛下亲自点名的天元大帅,就没下过场。

    强!真的太强了,这一代天元大帅的班底,强到让人肝胆具颤。

    这是所有观战者的想法,这一时间,再没有对唐谙继任天元大帅的质疑声传出。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