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时尚中文 > 锦衣御明 > 第095章:大清的被动境遇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zw33.net
    当赵宗武率领着麾下众将,谋划着进攻大清疆域的战略部署时,远在龙都的代善,也收到了来自前线的战情!

    “谁能告诉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!!!”在龙兴殿上,代善坐于龙椅上,歇斯底里的咆哮着!

    “三十多万大军,以出其不意之势进攻科尔沁地域,之前取得了那样骄人的战绩,可这才过去多少时间,竟出现这样的逆转!他岳托,他莽古尔泰都是吃屎长大的吗?!!!范文程究竟是怎么当得军师!!!”

    在龙兴殿内,分别站着宁完我、索尼、扬古利、劳萨等内院大臣,还站着济尔哈朗、阿拜、豪格、汤古代、塔拜、阿巴泰、巴布泰、巴步海、硕托、赖慕布、达尔察、务达海、尼堪、多铎等一应贝勒、贝子、旗主、军主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初为了能够鲸吞科尔沁地域,并借助科尔沁地域来反攻辽东明军,那可以说是召集了麾下精锐。

    让讨明左大元帅岳托携本部,统巴步海麾下正蓝旗,德格类麾下正白旗,拜音图麾下草原正黄旗,图伦麾下草原镶黄旗,寨桑武麾下草原正红旗,费扬武麾下草原镶红旗,国欢所部绿营将士。

    让讨明右大元帅莽古尔泰携本部,统阿济格麾下镶白旗,萨哈璘麾下草原正蓝旗,瓦克达麾下草原镶蓝旗,巴喇玛麾下草原正白旗,玛占麾下草原镶白旗,多尔衮所部绿营将士。

    岳托、莽古尔泰,那绝对是统帅级的贝勒!

    甚至为了预防战局不利,更是让心腹重臣范文程担任联军军师。

    原本在代善的心中,虽说会知道初期战局会极其的艰辛,但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,战争打到今天这一地步,却远远超出了他当初的预想!

    阿济格战死了!

    瓦克达战死了!

    巴喇玛战死了!

    甚至打到今天这一地步,麾下已经损耗了九万余众将士!(包含出战前期,尤世威领军攻打莽古尔泰所部损耗。)

    不过数月时间,出战的三十余万众兵马,就已近乎损耗了三分之一!

    这样的战绩,无论是谁在得知后,那心情都不会好受的!

    尤其是对蛰伏隐忍八年之久的代善来说,他在奴儿干都司这一恶劣环境中,为了能找赵宗武报仇雪恨,为了能干翻赵宗武,他一直在心中苦苦坚持着!

    可到头来换取的成绩,却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!

    所以在得知这样的情况后,代善的内心已经被怒火所填充。

    当代善歇斯底里的怒吼时,以济尔哈朗为首的大清权勋尽数跪在了地上,老老实实的撅着屁股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年的发展,早已让大清变成了代善的天地,或许这中间有些人对代善依旧心存不满,但是在表面上他们还是要虚伪的臣服于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    有江湖的地方,必然存在着纷争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一必须存在,使得现在的大清虽说日渐兴盛,可是在表面兴盛的深处,还存在着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正如蒸蒸日上的赵宗武所部势力,都不敢信誓旦旦的说,自己麾下不存在任何的问题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被愤怒充斥的代善,渐渐平复了内心的情绪。

    尽管说他心中已然愤怒,尽管说他恨不能杀了莽古尔泰他们,但是就眼前这样一种被动的境遇,使得他必须尽快想出办法来,因为只有这样,他才有可能击败那个存在他梦魇中的男人!

    赵宗武!

    那是无论如何都要打败的男人!

    否则他死不瞑目啊!!!

    那带有锐意的眼神环视殿内,最后将目光锁定到宁完我身上,接着便语气冷然的说道:“宁完我,当前我军遇到这种被动境遇,接下来我军应该如何去做?”

    作为代善身边的心腹重臣,这些年代善能拥有这样的威势,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因为听从了范文程、宁完我制定的计策,这也就使得原本虚弱的建奴,得以通过一步步对外扩张,发展到今天这种境遇。

    所以说对于范文程、宁完我,这代善心中是绝对的信任。

    也因为范文程、宁完我的缘故,使得代善这心中也格外倚重汉臣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宁完我,在听到自家国主的询问后,当即向前爬着,接着便脑袋触地道:“回国主话,根据当前所遇到的这种情况,国主必须要下诏动员国内,依照范文程在前线传来的情况,这一次辽东明军从各地征调回来大批兵马,甚至于定国公赵宗武亲自统率,尽管说在科尔沁地域并未见到赵宗武的身影,但是依照着对赵宗武的了解,他肯定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!”

    听着情绪激动的宁完我所讲,原本端坐于龙椅上的代善,眉头紧皱着,因为他在听到这里,有些不明白宁完我想要表达的意图。

    代善沉思片刻后又道: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宁完我在听完代善所问后,先是抬头看了一眼代善,接着便努力平复内心情绪,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既然说我军能够在辽东明军不防备的前提下,遣派三十余万众精锐,偷偷进入到科尔沁地域,并对该地域的族群实行致命打击!

    那么在洞察我军在科尔沁地域意图后的赵宗武,必然也会对我军实行相同的战略部署,依照奴才对赵宗武的了解,恐如今赵宗武已经在召集麾下精锐,除了应对科尔沁地域的我部大军外,还会对距离辽东甚远的我大清国土进行反攻!!!”

    在听到宁完我讲到的这点后,代善这心中猛地一惊,其实不仅是代善,就连济尔哈朗、豪格等一应贝勒、贝子、旗主、军主。

    他们的心中皆是一惊!

    可随后,就有人站了出来!

    “就算是他赵宗武敢率部来犯我大清疆域又如何!”年轻的多铎,眉头紧皱的站起身来,看向跪在地上的宁完我,语气铿锵的讲道:“如果说他赵宗武真敢来犯,末将愿亲率麾下兵马,为国主征讨来犯之敌!”讲到这里的时候,多铎便快步走向前,向端坐于龙椅上的代善跪地请战!

    别看多铎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,可是他的脾气却是出奇的火爆,像极了已经死去多年的努尔哈赤。

    多铎的请战,并没有让代善有丝毫的反应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豪格、硕托、达尔察、务达海、尼堪等年轻一代,也是接着多铎的话茬,纷纷站出来请战!

    在奴儿干都司血拼了八年,使得建奴麾下权勋,那都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的改变,尽管说在辽东被赵宗武领军打成了丧家之犬,但是在奴儿干都司他们又找回了昔日的自信。

    用鲜血浇灌的自信,使得他们的胸膛里燃烧着汹汹战火,尤其是在听到赵宗武这三个字时!

    端坐于龙椅之上的代善,没有理会多铎、豪格、硕托、达尔察、务达海、尼堪等年轻一代的请战,反而是站起身来,微眯双眼,语气中带有轻蔑的说道:“好啊!孤不去找你赵宗武的麻烦,你赵宗武反而来找孤的麻烦了,这样也好,也省的孤在千里迢迢的奔赴辽东,去杀你这个该死的逆贼!”

    其实不单单是济尔哈朗、阿拜、豪格、汤古代、塔拜、阿巴泰、巴布泰、巴步海、硕托、赖慕布、达尔察、务达海、尼堪、多铎他们这些大清的贝勒、贝子、旗主、军主。

    在代善的内心深处,一直都有着想要杀死赵宗武的心!

    只不过之前的大清还不够强大,尽管说用快速征战的方式,抢占了大批疆域,但是这里面有很多都是未开化的疆域,为了能够真正意义上的增强国力,代善他一直都在做让国内百姓安居乐业的相关政策。

    这一坚持,就是八年。

    “国主万万不可有此想法啊!”见代善这般,跪在地上的宁完我却高声道:“我大清在英明神武的国主带领下,经过了八年的潜心发展,就拥有了这等势力,尽管说那赵宗武才华远不比国主您,但是那赵宗武拥有的却是被我大清发展起来的辽东,这八年来,赵宗武他也拥有了极大的发展!”

    因为代善正在气头上,所以说有些话,宁完我不能说的太直白,否则就会伤到代善那脆弱敏感的心。

    看了眼陷入沉思的代善,跪在地上的宁完我接着又道:“既然是这样一种情况,那么国主就必须要重视起来,因为我们不知道赵宗武会率领麾下从哪里进攻,更不知道赵宗武麾下拥有的军队,会有怎样的武器装备!

    正如我军此次精挑细选之下,遣派了三十余万众大军去往科尔沁地域,可是在面对赵宗武麾下大军后,却被死死压制住了势头,尽管说我军也让赵宗武麾下受到了严重损失,但是这前线传来的战情,却不得不让我等引起重视啊!”

    总的来说宁完我的这番分析,还是非常的客观,也是因为有他的劝谏,才使得建奴在最初的应对中免于受到大的损耗……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